昆明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西甲

天衍魂庭第六十七章不受委屈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天衍魂庭 第六十七章 不受委屈

“对了,你一直不曾提起那姑娘的姓名,难一帆风顺船型底座道你就没有问问她叫什么吗?”

“当时,我并没有机会问她的姓名。”

“而后可知晓了?”

孑立淡淡一笑,畅怀的说道“嗯,等我知道时,已是两年之后了......”

血玉虎妖抬起头,静待着孑立说下去,可孑立突然语顿,似乎并没有说出的意思,血玉虎妖只得转而问道“你心中的郁结,源于何处?”

“来自两点,黑衫男子对我的打骂,妇人对那姑娘的辱骂。”

“后面的故事应该跟你如何解开郁结有关吧?”

孑立看着平静无波的水面,点了点头。

本想着径直回家的孑立,到了镇外后,将剩下的半块角粑吃完,而后又回到了镇上,悄然寻找那黑衫男子的踪迹。那时,他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心里气不过,一个不相干的男子打骂了他,不找还回来,心中不顺。

实际上那时的他已然心生郁结,解开此结是很有必要的,否则日后想起,难免会烦闷纠结,轻则郁郁不欢,重则影响终生。

直到第二日,太阳落山之后,孑立方才发现了黑衫男子的踪影......

夜幕降临,孑立只得拖着步子迈入一处幽深的夹道中,准备暂做休息。他肚中空空如也,躲在夹道没有丝毫光亮的深处,依靠着墙角,不一会便昏昏欲睡。

“咯吱~”

就在这时,夹道中突然传出一阵不知是何物扭搓的声响,声音断断续续,响声也不大,但是在幽暗寂然的夹道中,显得很是瘆人。

孑立一听,立马坐直身子,瞪大眼睛看向四处。

借着有些恍惚的灯光,孑立瞧见,夹道一侧的院墙上一个不大的木门被缓缓打开,木门年久失修,开门的声音有些刺耳。

孑立皱了皱双眉,探身瞧去,恰好看到门缝里露出一个尖尖的脑袋,却正是他寻了一整天的黑衫男子。

只见他探出脑袋,向夹道两侧快速的瞄了几眼。

孑立一愣,急忙缩回了身子,却发现黑衫男子根本没有看到他。孑立所在的地方是夹道的深处,没有丝毫火烛的光亮,而木门所在的地方较为靠外,有些许街道上烛火的照射。

旋即,孑立面颊上露出一抹阴狠之色,右手在地上摸索到一个砖头,当即便想要快步上前,给他一板砖。

黑纱男子左右晃着闹到,再三确认之后,方才侧着身子从门缝中抽出身子,蹑手蹑脚的走出夹道。

孑立见状,面露疑惑之色,缓缓垂下右手,站起了身子,心下想到“这家伙偷偷摸摸的,肯定不是干什么好事,不若跟上去,看他搞什么鬼......”

夜已深了,街道两侧家家户户的院门口,都挂着一盏犹如牵牛花般的灯笼,虽映的街道一片淡粉之色,但是路上却少有行人。

黑衫男子贴着街道边缘,低头轻迈着步子,手捂着腹部,快速地朝镇南走去。而昨日那名为茹娘的妇人,似乎就是住在镇南。

“难道他是前去与那妇人偷偷私会?”孑立手拿着砖头,悄然跟随着,冷哼一声,心下暗道“看我怎么给你们好好宣传宣传......”

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后,黑衫男子早已走过了茹娘居住的院落,却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悄悄跟在他身后的孑立,除了心中疑惑之外,还不自禁的感到头皮发麻,脚步忍不住轻浮起来。

因为,孑立万没有想到,黑衫男子居然走到了镇南的山地。

此地杂树成荫,很是荒芜,树杈上瞪着黄色眼睛的夜鸮,不时的发出犹如婴儿哭泣般的声音。这种环境之下,就连皎洁的月光都让人觉得很是阴冷。然而,本就是一处毫无人烟的阴森所在,却还有些让人暗自心惊之物。

只见,林地之间,有着一个邻着一个的丈宽土包,石碑祭案亦是随处可见,暗黄色的冥纸散落在四处,微风一过,四处漂浮。

原文链接: 显然,此地是镇中的一片坟地,真不知黑衫男子大半夜里,偷偷摸摸的到这里来是做什么。

到得此处,黑衫男子身形不再偷偷摸摸,直接快步向前,显然已走过许多次,很是熟悉路径。

人死则魂散,而坟地则是无魂之人的栖身之所,无魂即为阴,阴人自然不喜阳,所以坟地常在山阴之地,阴气自然很重,而阴气很容易滋生银魂,因此,坟地中发生些诡谲灵异之事,也是不足为奇。

孑立周身瑟瑟,牙关打颤,却丝毫没有退意,因为他的心里始终还堵着一口气,无论如何也要出了这口气,况且此时,他更是好奇这黑衫男子究竟要做做什么。

不多时,黑衫男子穿过林地,迈入一片空地之中。

空地上生着些泛黄的杂草,有十几个坟丘散布各处,坟丘的占地要比比先前所见的坟丘大上数倍,此外,空地正中还有一个造型不甚规则、高达近十丈的尖顶古塔。

黑衫男子未做停留,径直向前走去,走了十几丈的距离后,到了一个坟丘的近前,便蹲下了身子,双手似是在不停的摸索。

“嗯?这家伙难道是要摸金吗?”孑立树林后静静瞧着的孑立,不由得紧锁起了眉头。

魂修之人皆知人死魂散,灵识寂灭,因此对死后之事多不看重,少有陪葬之说。但对于寻常人家来说,一者将死之人不明死后之境遇,担心身无所物会有所限,便会为自己备些死后的傍身之物,二者后人出于孝道,也会准备些财物,随先人一同埋葬,这些傍身财物名为陪葬。

正因寻常富贵人家,多有陪葬之风,才诱揽了些掘坟之人,盗取坟中之物。此外,因为陪葬之物多以金银为主,而掘坟盗墓之事并不能做得光明正大,多在夜代军:这头牛就是间,所以,此种掘坟盗墓之事名为摸金,而摸金之人,则被称为摸金人。

没过多久,孑立便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黑衫男子并没有携带掘坟之物,并且看他的动作,似乎不太像是取东西,反而像是在放东西。

又过了刻钟,黑衫男子摆弄了下身前,脑壳大小的石板,随后站起身子,四处打量了过后,快速走出了空地,朝山下去了。他走的时候,手臂没有抚在肚子上,并且腹部已然平瘪了,显然是将先前藏在衣下的东西,藏到了先前的蹲停的所在。

孑立并没有跟上黑衫男子,而是在他走远之后,壮着胆子,朝前方的那个坟丘走去。靠近之后,借着阴冷的月光,方才发现,十几个坟茔表面的杂草下,遍布着数不清的洞口,一个个碗口大小,不知深浅。

“呼~”

孑立喘了口气,心下虽觉得很是诡异,但还是强撑着继续前行。

远远看去,寂然阴森的空地之上,只有一个不甚明显当人们在上阅读的时候的人影,孤零零的行走在一片坟茔中间。

先前,黑衫男子走前,曾摆弄过一块石板,孑立靠着先前的记忆和石板的线索,不多时便找到了黑衫男子先前蹲伏的地点。

“哦!”

拿开石板之后,一个地洞洞口随之显现,孑立不由得恍然大悟。此地,生有杂草,洞口又多,若是不做记号,很难再寻到藏物的洞口,而黑衫男子就是以这石板为记。

又四下寻摸一通之后,孑立方才弯下身子,探手伸入洞口。地洞斜向下,整个胳膊全部伸入之后,孑立方才感觉触摸到了一个布质包裹。果然,那黑衫男子到这里是藏东西的!

就在孑立心下暗喜之时,面颊上的神情却突然凝重起来,后颈不由得感到阵阵凉意,一层层明显的小疙瘩顿时不满了他的脖颈,一时间,他有些忍不住想要闭起眼,转身拔腿就跑。

他虽然稍懂些魂修,但终究是个孩童,害怕黑夜,更畏惧恐怖丑陋的阴魂......

性无能
乌鲁木齐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鹤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