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排球

木纹诛天凌九重第九百四十章只要人能活着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点击:[0]人次

诛天凌九重 第九百四十章 只要人能活着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9号

地底下。

漆黑一片的地道中。

冷若曦一只手握着夜明珠,一只手捂着鼻子,眉头紧锁,举步艰难的行走着。

她已经在蜿蜒曲折的地道里走了好久。

地道里满是灰尘,而且空气闷热,她原本的一身白衣已经成了灰衣,脸上的淡妆也被灰尘取代,被汗水凝成了一层垢。

要是让人看到冷仙子变成这般模样,只怕整个神画大陆都会火爆好长一段时间。

而要是任图影现在在这里,多半会被冷仙子揪住毒打一顿,再被臭骂一顿。

连挖个地道都挖不好,跟下水道一样脏,亏你还是断神之主,还是一个大王,就是这样办事的?

冷若曦只感觉度秒如年,真想咻的一下子离开这个鬼地方。

正走着,突然,她原本傲挺的胸迅速的开始变小,像是皮球泄了气一般,随后只见一个小家伙从她衣领里爬出,露出一个圆乎乎的脑袋,“若曦姐姐,怎么还没到呀?”

冷若曦想到这些就来气,“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哦,可是若曦姐姐,本宝宝好累哦。”

“不想屁股挨巴掌就给我闭嘴。”

“哦。”

冷若曦好不容易能安静一会儿,试图寻找任图影有没有在地道里留下什么记号,不想萝卜萌又说道:“若曦姐姐,我好想要吃糖。”

骤然间,冷若曦额头上亲筋暴起,“吃你个大头鬼,一个姑娘家家的,安静点行不行从美国经济的复苏状况以及美元指数的走势来看?”

萝卜萌顿时哇哇大哭,两只小爪子擦着眼泪,“你欺负我你欺负我!影大帅知道了会打你的,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吃糖,不然我就告诉影大帅,说你虐待小孩子。”

冷若曦声音颤抖,“好,我,给,你,糖,吃。”

片刻后。

“若曦姐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影大帅除了你和妖娆姐姐之外又找了一个姐姐哦,她比你还漂亮,而且胸比你还大呢。”

“你要是不再给我一颗糖吃,我就让影大帅把你给甩了。”

“哼,你这么凶,只会欺负我,怪不得影大帅不喜欢你。”

“……”

冷若曦实在是忍无可忍,果断一脚将某个家伙踹了出去。

萝卜萌哇哇大哭着从远处跑了过来,从地上捡起石头就朝冷若曦屁股扔去,却突然踩到一处水洼,顿时急了起来:“哎呀哎呀,脏死了,若曦姐姐你怎么能随地尿尿?!影大帅知道了会不开心的。”

闻言冷若曦停住脚步,转过身:“你刚刚说什么?”

萝卜萌捂住嘴巴,满脸惊恐,呜呜的说道:“我说你没有随地尿尿,求别打我,疼。”

冷若曦连忙走了过去,发现那里果真有一块地面是湿的,心想难不成还真是任图影撒的尿,那家伙,也太……不过随后往上一看,发现正上方有个大洞,里面正滴着水。

在这么深的地底,不可能有水,若是有水,那一定就是从外面渗下来的。

她笑道:“萝卜萌,这次多亏了你。”

“啊?”萝卜萌满脸疑惑:“所以你要给我糖吃吗?”

……

魔域深处,天魔城。

某条街的街头,某个脏乱的垃圾堆里,几只肥大的老鼠口里叼着别人吃剩的骨头,贼眉鼠眼的环顾了一圈,发现周围没人,这才连忙跑进垃圾堆另一边的下水道里。

生锈的井盖下,似乎藏有一个老鼠窝。

散发着恶臭的脏水如小溪里的清流,昼夜不停的流淌着。

任图影徐徐睁开双眼,意识渐渐恢复,发现四周很明亮,一时间难以张开眼皮。

他能闻到一股恶臭,但身上的疼痛令他无暇顾忌这股恶臭,不多时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他的身边,有一道声音响起:“已经醒了三次,草,这家伙莫不成肾虚了?”

接着另一道甜美细腻的声音响起:“那种力量根本不是你们能承受的,但他却硬生生的挺了过来,加上事后还受那么重的伤,能不死已经是奇迹。”

“哦,说的也是。不过话说姑娘,你真是这家伙的师父?”

就在这时,任图影痛苦沙哑的叫了几声,再次醒了过来。

“水,逼哥,麻烦搞点水。”

先前在迷糊之中,他已经听清这是李逼和炙洁的声音。

李逼见任图影能说话,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水没有,不过逼哥有一泡尿憋了好久不知当拉不当拉。”

任图影虚弱的问道:“尼玛,这是在茅坑?咋这么臭?”

李逼叹息一声,“你他么还嫌臭,能保你一命就不错了。”

闻言任图影安静了下去,想起那时候自己身受重伤从吞云台掉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动用万象之力将魔舞蝶送回去后便昏了过去。国际事业部北京分公司张琳哲经理向代表团介绍了宇通集团及宇通重工国际事业部的发展历程及未来的海外市场拓展战略

之后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

李逼或许猜到了任图影此时在想什么,笑着说道:“还好逼哥机智,从街上拉了一个魔人给弄碎再披上你的衣服丢在那里,不然现在我们连躲在这下水道里都是一种奢侈。”

“不过话说你丫骨头挺硬的啊,那么高摔下来只摔断了浑身的骨头,居然还不死,啧啧啧,奇迹奇迹、奇葩奇葩。”

李逼不说还好,这一说令任图影顿时心中冰凉,只觉得浑身各处痛到快要窒息。

这时炙洁不知从哪端来一碗水,“来,喝了吧。”

任图影闻着这股味道就知道是炙洁从开天空间里搞出来的精灵圣水,想张嘴去喝,不想却只能张开一点,稍一用力,下颚就像碎了一样疼的要命。

见状炙洁对李逼说道:“他喝不了,你喂他。”

李逼满脸无辜:“我怎么喂?”

炙洁正色道:“用嘴喂。”

李逼双眼圆瞪:“尼玛,那他还是渴死吧!你是他师父,应该由你来照顾他!”

炙洁:“你到底喂不喂?”

“不喂!”李逼别过头,“打死我我都不喂,再说了,我喂他能喝的下去么?”

炙洁没有说话,当下自己喝了一大口,然后嘴对上了任图影的嘴,没有丝毫犹豫。

见此李逼一脸震惊,“我靠,这师徒俩有故事呀!”

片刻后,炙洁对任图影说道:“这次你受的伤太重,短时间内只怕没法行动,你就安心在这里养伤,我先回去了。”言讫炙洁整个人消失不见,回到了开天空间。

那天对抗那么多魔族高手,她几乎法力耗尽,也很虚弱。

少许。

任图影问道:“这是在哪?”

李逼:“天魔城。”

任图影:“你为什么不走?”

“你让逼哥走逼哥就走?逼哥需要听你的指挥?”

任图影笑道:“谢了。”

“谢你妹!”李逼没好气的说道:“这次你真的差点玩完你知不知道!”

任图影声音中有几许感慨:“差点死过一次,现在发现自己还活着,这感觉真好。”

李逼淳淳教诲的说道:“你能有这种想法就很好,须知生死面前皆小事,只要人活着,什么做不到呢?这次你要真这样就嗝屁了,那妖娆怎么办?你这一次带不走她,难道就没想过让自己变得更叼下一次再带走她?如果下一次还带不走,只要你人还活着,那下下次你变得更加叼后应该能行吧?”

他摇头叹息,“逼哥就说吧,你们这些年轻小伙,就爱被什么爱情冲昏头脑,动不动就是你死我活的,像逼哥这样成熟点行不行?”

李逼的一番话让任图影心情好了很多,不过也让任图影感觉怪怪的,心想教训别人教训的好听,想当初为了凌飘雪,你李逼能成熟到哪去?

片刻后,任图影笑道:“逼哥,谢了,你说的这些虽然话糙,但理不糙,或许一开始我真应该这样想。”

“这一次不成,那就下次,只要人还活着。”

李逼满脸欣慰,“孩子,你终于长大了,逼哥甚慰。来,跟逼哥喝两杯。”

“你喂我。”

“草,喝你大爷,不喝了!逼哥得出去打探打探情况,尼玛,现在虽然是灯下黑,但难保不会被魔族那些鳖孙发现,到时候咱俩就没下一次了。”

“你丫知不知道,你现在可是魔域的头号人物。”

……(未完待续。)


四磨汤
早期肝硬化症状是什么
灰指甲怎样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