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跑步

天都列传第十五章凤殇秋水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天都列传 第十五章 凤殇、秋水!

那个人就站在距离史瑞不远的前方,眼睛似乎是很随意地向附近的一座两层的酒馆方向一瞥,然后才慢悠悠地开口说道:“阁下何人,为何要当街伤人?”

话音刚落,他是将双脚朝向地面上轻盈一踏,借助着这一股反作用力就将身一跃跳上了那一座看似不起眼的两层酒馆的顶上天台。单单就凭他这一手,便是可以看出此人的身份绝不简单。

他的神情冷冽而严肃,就好像是大都北方的长白山天池出的一颗顽石一样,令人琢磨不透。单从这一点上来说,史瑞和他比就太过于幼稚了。

“啪——啪——啪——”

随着三声清晰而响亮的拍掌声响起,一道微微佝偻着腰的身影从开向酒馆天台的通道处走了出来。

那是一位苍老的女人,她的个子长的不高不矮,圆圆的脸型看上去颇为和气,脸的左下角有颗痣;大眼睛,双眼皮,眉毛不粗不淡,鼻子和嘴巴长得十分协调,满头白色的头发依旧能够整整齐齐地梳理干净,布满沟壑的苍老面孔看上去却是并不引人注目,就像是一位慈祥的老婆婆一样。

她的脸上略带微笑,再加上耳朵两鬓的银发,总是能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暖意。尽管岁月的沧桑侵蚀着她的脸庞,但那笑容永远都是那么和善慈祥。她有一双充满沧桑之感的灰紫色眼瞳,与她那苍老的面容所不相符合的是那一双灰紫色眼瞳竟然是典型的桃花眼。虽然这位老妪已经上了年纪,但是从她这一双桃花眼就隐约可以看出这老婆婆年轻时候的风姿卓越。

“呵呵,真不愧是为一帮之主。周啸宇,你果然有着不同寻常的过人之处。老身今年虚龄一百零六岁,可还是看不穿你的修为,看起来平常时候的周帮主未免也太过于低调一些了吧!”那位女人一边摇摇晃晃走了出来,一边又开口说道。她的声音是极为沙哑与低沉的,一听就让人感到很不舒服,好像是一条除了作为皮鞋商品的品牌给予注册保护外垂垂老矣而且有着剧毒的蛇,与她那看似慈祥的面孔有着很大的反差。

“我就不跟你废话了,下面躺着的那个小子我要保他,反正我肯定又不计较你偷袭他的事情,这事儿又和我没关系。总而言之,我今天要将他带走,没什么问题吧?”周啸宇似乎是没什么耐心,直接就开门见山般对那名妇人说道。

“哦,这恐怕......恐怕是不行。”那名苍老的妇人极为坚决地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周帮主,老身我也实话不瞒你,这个人可是大都仁皇御笔亲启的满城追捕的要犯,老朽我是一定要带他回皇宫听凭皇上的发落的。而且,我记得这个人好像是鲁帮中人吧,箫帮与鲁帮可是世代对立的关系呢,难不成周帮主你竟然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他只是我的一位朋友而巴基斯坦试射可载核弹头巡航导弹:震慑美印!已,还请阴山鬼姥给我周啸宇一个面子。”周啸宇好像并没有听到那老妇人的话语,仍然是淡淡地说道,那极为平静的神情与毫无波折说话的语气都仿佛他只是在和别人谈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一般。

听到周啸宇那好似古井无波一般的声音,那被称为“阴山鬼姥”的老妇人脸皮连连抽动了两下,可以看出来她是强忍着没有动怒。鬼姥只是阴阴地笑着对周啸宇说道:“好啊,我倒是想要看看。箫帮主究竟是有什么通天的本事,竟然是要与我们朝廷作对!

周啸宇眼神一动,随后将手向下一伸,一支纤细的长箫便是从他的衣袖处探出。这支箫的前部呈现出凤首状,向下延伸出栩栩如生的羽翼,做出凤凰展翅欲飞的形状。而且,那支箫的颜色是逐渐从炽烈如火赤红色向充满生机的碧青色过渡的,即为赤头绿腰之近年来色,因此显得分外奇特。

周啸宇用一双比寻常人等要纤细几分、甚至于偏似女子的纤纤素手轻轻抚上了那支奇特长箫中间部分刻有铭文“凤殇”的部分,并且缓缓地开口吟唱道:“一曲《凤求凰》,款款东南望。”

“呜————”随着那悠扬的箫声开始响起,一圈圈地传播开来,空气之中仿佛也增加了一份情丝。一曲三折、九浅一深......随着箫声在空气之中的传播,竟然有两只淡淡的凤凰虚影隐隐约约间浮现出来,那碧青色的凤羽层层叠加延展开来,大有几分前朝著名诗人李白笔下所谓的“飞流直下三千尺”之势。两只凤凰比翼双飞,彼此互相纠缠在一起,那人世间再美丽的景致物事都不及这凤凰面首上的一抹嫣然红晕。

“九叠琴音舞,一曲凤求凰。东风不许诺,款款东南望。”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此时的凤凰虚影呈现出一番比翼双飞的姿态,用一对瑰丽流金的羽翼撑起了一片光罩。

只见那巨大的淡青色光罩包裹住了整个酒店的顶部天台,玄青色的凤、丹朱色的凰都围绕着这一方巨大的光罩边缘缓缓地盘旋转动着。而且,光罩之中烟雾弥漫、光影交错,早已是伸手不见五指,大有几分魂飞冥冥之感,更不用说去寻找这光罩、这箫音的始作俑者周啸宇了。

不过,那被称为“阴山鬼姥”的老妇人也是了得,原本呈现出死寂一般的灰紫色的眼睛里神光烨然,其中仿佛有无数鬼影闪现。而且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此时此刻这个老妇人的眼瞳已经缩小至针尖般大小,显得就是漫长的休赛期。对于甜瓜来说格外渗人。

老妇人好像是不甘示弱一般地举起了她那只鬼爪似的手掌,直接是对着那淡青色光罩的正中央处的位置挥了下去。与之前相似的是,一道道微小得如同芥子的黑色细丝凭空般隐隐浮现在空气之中,细密的黑色细丝逐渐汇聚,最终交汇成为唯一一道漆黑如墨的影光,简直绚丽的让看到的人为之惊叹。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mp;amp;amp;amp;lt;/aamp;amp;amp;amp;gt;amp;amp;amp;amp;lt;aamp;amp;amp;amp;gt;用户请到m.阅读。amp;amp;amp;amp;lt;/aamp;amp;amp;amp;gt;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我就太开心了。如果读者们有什么好的意见欢迎在评论区发表,O(∩_∩)O谢谢

太原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医院
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拉萨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