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美国英雄 第七十八章 棋局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9日    点击:[1]人次

美国英雄 第七十八章 棋局

“宣战!”

“宣战!”

“宣战!”

“……”

因为英雄的到来,希腊联邦的士气大盛,他们举着长矛,击打着盾牌,不停地附和着英雄的宣言!

诸神也受到震动,特洛伊上空突然五光十色,一道彩虹降下,将特洛伊的城墙围护起来!

阿喀琉斯的目光一闪,仰天长笑:“终于光明正大地庇佑了吗?你们不是自诩大地的棋手吗?怎么,现在要亲自加入战局?”

阿喀琉斯从战车后面抽出一把长矛,这是他的武器,为火神赫淮斯托斯打造,它见证了阿喀琉斯一生的荣耀!

“我爱我的母亲”阿喀琉斯跳下战车,大地震荡,“但我耻于拥有你们的血脉!虚伪的诸神!以天下苍生为棋子,以城邦与国家为棋盘,虚伪地冠以智慧、爱情、命运、审判之名!”

“我要战!”阿喀琉斯摆了一个标准的投掷动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轰!”

仿佛小行星急速划过大气层,阿喀琉斯的长矛让沿途的空气燃烧起来,像流星一样射向特洛伊的城墙!

没有人能形容长矛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形容长矛撞上“彩虹”时的绚烂!

那道“彩虹”,是诸神降下的祝福。

但是它还是破了,像被石头击碎的冰面!

阿喀琉斯的长矛也断了,失去了神性的光彩!

“哈哈哈!”虽然诸神的屏障没有了,但是城楼上的特洛伊人还是大笑起来:“阿喀琉斯,希腊的英雄哟!失去了武器,你还能做什么呢?”

“失去了武器?”阿喀琉斯傲慢地一笑,大声喝道:“我即是武器!”

说完,足下用力,一步百丈,朝着城楼冲去!

大地在震荡,如同海啸引发的地震,阿喀琉斯的每一步都像踩在特洛伊人心跳的节点上!

“射箭!!!!”

面对蛮荒巨兽一般冲来的阿喀琉斯,特洛伊人终于慌了,于是,比暴雨还要密集的利箭,劈头盖脸地朝阿喀琉斯冲来!

阿喀琉斯奔袭的路线,正好和陆小七站立的地方重合,所以陆小七非常清楚地看清了这位希腊神话里的英雄。

不提他滔天的气势,以及比雕像还要完美的英俊脸庞,他身上的力量气息,让陆小七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仿佛这一刻,他和阿喀琉斯就要产生共鸣一般!

终于在这一刻,陆小七明白了自己的“异能”来源,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老做关于这位英雄的梦!

“那口‘黑棺’里的,就是阿喀琉斯吧!”陆小七喃喃自语。

阿喀琉斯的速度很快,他越过了陆小七。

弓箭的速度也很快,因为这些箭羽刚离开弓弦,就被天上的神祇祝福,变得快速和锐利!

终于,箭雨淹没了阿喀琉斯,利箭射中了他的火红铠甲,当然也射中了他的头脸!

这套火红色的铠甲,也是火神赫淮斯托斯的作品,是用极北之地的火龙龙鳞打造,坚固无比,而这些利箭虽然被祝福了,但毕竟是凡间的材质,并没能破防。

射中阿喀琉斯头脸的利箭,也因为他的“刀枪不入”,而纷纷弹开!

说实话,阿喀琉斯之所以穿着这套铠甲,是因为慈母忒提丝,在他来战场之前,逼着他穿的,多一层保险,母亲也放心点。

“赫克托耳!”阿喀琉斯很快就奔到城下,并没有立即有下一步动作,而是停下,仰起头:“你不是号称特洛伊最强大的勇士吗?你不是吹牛说自己是大地上最强的人类吗?我敬重你的品行,但你杀害了我的挚友!出来!应战!”

………………

特洛伊城,一座平凡的石屋里。

一个高大的男人像往常一样穿上自己的盔甲,吻别摇篮中的幼子,拥抱和宽慰了担心不已的温柔妻子,转身而去。

整个特洛伊城里都回荡着阿喀琉斯的怒吼,高大的男人当然听得见,因为阿喀琉斯所呼喊的那个名字,就是他!

就像阿喀琉斯是希腊人的英雄,他赫克托耳也是特洛伊人的英雄。

身为人子,他对父亲尊重孝顺:

他的父亲,特洛伊的国王——拉俄墨冬,已经很老了,依旧残暴,但是他依旧尊重和孝顺父亲;

身为长兄,他对弟弟保护包容:

父亲溺爱他的小儿子,也就是赫克托耳的弟弟,帕里斯。就像无数溺爱出逆子的故事,帕里斯贪花好色,标准的纨绔,但赫克托耳就是包容他,保护他,为此将特洛伊王位的继承权让给了弟弟,自己带着妻儿搬出王宫,和平民们住在一起;

身为丈夫,他对妻子柔声关怀。

身为父亲,他对儿女慈祥和善。

对战争,他英勇无惧。

对国家,他义无反顾。

对人民,他鞠躬尽瘁。

如果可能,他才是最合格的王。

………………

特洛伊城门打开,赫克托耳步履坚定地走了出来。

“阿喀琉斯!公平地决斗吧!”赫克托耳平静地说道:“如果我胜利了,我会脱下你的盔甲,让后把你的尸体还给希腊人;如果我输了,请你放过我身后的城市,毕竟,你的挚友的死,和平民没关系!”

“赫克托耳!”阿喀琉斯冷冷地打量着他:“可悲的家伙,你知不知道,从你踏出城门的那一刻,你就被诸神放弃了!你这一生的命运都被那些伪善的神明所操纵,难道你甘心吗?!”

“敬奉自己的神明,爱自己的女人,保卫自己的国家!”赫克托耳将自己的长矛指向阿喀琉斯:“我的一生一直这样,问心无愧!”

“看来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啊!”阿喀琉斯不想再和他多费口舌,脚尖一挑,地上一个死去士兵的长矛就被他勾到了手里:“既然这样,开始吧!我即将赐予你荣耀的死亡!”

一个久经沙场的人类勇士,即使再强大,战斗经验再丰富,又怎么能战胜半神之躯的阿喀琉斯呢?

所以这是一场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决斗。

赫克托耳的盾牌在第一回合就被阿喀琉斯的拳头砸烂了,他举着盾的手臂也骨折了。

第二回合,阿喀琉斯的长矛刺穿了赫克托耳的手腕,他手里的长矛拿不住,掉了下去。

“哇!哇!”一声婴儿的啼哭从城楼上传来,那是不放心的赫克托耳的妻子,带着襁褓中的孩子前来观战。

赫克托耳心中悲痛,他知道今日必死,但他还想多看几眼自己的妻儿,还想再多看几眼他热爱的特洛伊城!

所以,他后退了,转身奔跑起来。

人生第一次临阵脱逃。

也是人生最后一次临阵脱逃。

阿喀琉斯在后面追他,他疯狂地在前面跑着,一直绕着特洛伊城跑了3圈!

“够了吧?”与失血过多、气喘吁吁的赫克托耳不同,阿喀琉斯一点也不累,他明白眼前这个狼狈的男人最后的眷恋。

“噗!”长矛从赫克托耳的后心扎入,前胸透出,刺穿了他的心脏。

无限留恋地抬头看了城楼一眼,赫克托耳倒下,死去了。

PS:感谢【幻梦π苍穹】兄弟的打赏支持!

前列腺根除术后出现ed徐州癫痫病医院地址后背心痛心口窝痛怎么回事

产后感染多久能好
希爱力治疗勃起功能障碍
北京前海医院地址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