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难忘的辞旧迎新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难忘的辞旧迎新

日月穿梭光阴似箭,不知不觉在人间已经过了七十个辞旧迎新,成古稀老人了。年老闲暇多,常常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九七七与一九七八年的岁尾年初:

我生于一九四八年二月,系一九七七届高中毕业生,因文革不能高考,在家当民办教师。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我被录取,一九七八年初入学。当时,我已有了一双儿女,有年过花甲的母亲,一个弟弟参军了,父亲已去世。

岁尾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发愁。高兴的是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发愁的是自己走后家中老小如何生活。不过,令我欣慰的是母亲的宽怀大度,她一直支持鼓励我参加高考,劝慰我不要为她担心。天啊,庆幸我有一位善解我意,疼我爱我的母亲!

过年了,和妻子商量着尽量节俭。祭灶没舍得包饺子,做了手工面条。自养的一只鹅死了,杀了煮煮,算是有了荤菜。还发生了有趣的争吵,妻子要把煮鹅肉的汤泼掉,我不让。我就在鹅汤里下了面条,自己吃起来真香!

过年后,我与亲友道别,拜访村里大主要分两块:一是基金公司的广告投放;二是会员付费小队干部和街坊邻居,恳求在我上大学后关照家人。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我坐在母亲的床前和母亲告别。不知怎么好像傻了一样,只会说孩儿不孝,对不起娘,眼泪止不工商部门难以当场认定住往下掉。母亲平静的安慰我,儿啊,上大学是好事,喜事,高兴才是,哭什么?我不知怎么趴在了母亲的怀里不知停了多长时间,母亲推开了我说:你明天要及早上路,跑十几里路搭汽车。天不早了,回去休息吧。夜里,妻子给我收拾好了行装。我安慰妻子,明天我天不亮就走,不要叫醒孩子,你也别送我,看好孩子就行了。

次日天不亮,我背上行装出发了。在母亲房前,我停住了足,听着母亲的呼吸声,我没有,不知是不敢还是不愿叫醒母亲,或许母亲根本没有睡着

再见了,妈妈!再见了,我的妻儿!再见了,我的家!

小孩免疫力低身体瘦小
脑梗塞喝什么茶好
治灰指甲用亮甲效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