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天才相士第九百零九章狼王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天才相士 第九百零九章 狼王

锋利无比的刀刃瞬间刺穿了最先靠近林白的野狼喉咙,甚至诸人都能听到,利器穿透肌肉发出的沙拉之声,鲜血朝外猛然喷溅而出,将周遭的皑皑白雪尽皆染成鲜红一片。

硕大一颗狼头竟然生生朝天飞起,而且在斩断一匹野狼的脑袋后,刀势更是没有丝毫减缓,直接戳在林白身侧另外一匹野狼的脖颈处。

森寒刀锋闪烁,仿佛拦阻在刀前的不是血肉,而是萝卜白菜般,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径直深入进另外一匹野狼的脖颈中,手腕一转,又一颗狼头落地,鲜血溅出!

车内诸人目瞪口呆,此时此刻的林白,恍若魔神在世,屹立于尸山血海之间,眨眼间便刀斩四狼。即便是那些狼群,此时面对林白也再不敢掉以轻心,朝后退散开来,以扇形将林白围堵在其中,但每一个都是畏畏缩缩,不敢向前。

而林白如今也算不得好受,连续不断的斩杀四狼,虽然看起来干净利索,但太久没和人动手,乍一和这些猛兽交手,却是让身子有些酸乏,尤其是握着开山刀的右手,此时更是不自禁的抖动不停,酸麻感顺着虎口不断向全身散播。

娘的,这些家伙实在是太聪明了!林白看得出来,这几匹狼如今朝后退散开,有畏惧自己的原因,恐怕最要紧的还是在等待更多狼群的到来。

“卓玛,加快进度,赶快把车子火打着,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眼瞅身前剩下的几匹野狼正对着天幕狂嚎不止,声音如泣如诉,呜咽无比,林白的后背不自禁生起一层白毛汗,而且他觉得局势若是继续这么拖延下去,恐怕会有极不好的事情发生。

卓玛如何能不明白这个道理,虽然没有应声,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加快了许多。刚才弥漫的大雪是导致车子的电动diǎn火装置失灵,现在她只能依靠人手来连接电源线,然后发动发动机,可是她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虽然来之前做过功课,现在干起来还是有些手忙脚乱。

/p

“嗷呜……”就在此时,仿佛是在呼应应该说大连市服装行业协会的络推广来作为核心关键词工作人员付出了辛勤的劳动。 时装周期间的两件小事车子周围这些野狼的嚎叫般,从远方也传来一声狼嚎,不过这狼嚎声却是无比低沉,而且其中充满威压,显然是狼群王者驾临。

周围的那些野狼在听到这一声后,神色明显变得激动了许多,斗志更是变得无比昂仰,爪子不停的在雪地上抓刨,双眼绿必将增加中国零售业的竞争性光闪烁,紧紧的盯着林白,眼中满是凶狠屠杀戾气。

娘的,恐怕真是遇到大难题了!眼看形势不对劲,林白一边盯着眼前的狼群,一边朝着四下扫视不停,想要找到能够借助的依仗,好摆脱眼前的困局。

局势瞬息万变,就是林白短短的思忖这片刻,从远处便扑过来三条黑影,而且这些狼群像是已经做过明确分工一般,这三条野狼对准的不是林白,而是他身后另外一辆车子的轮胎,狼牙锋利无比,和橡胶摩擦发出嘎吱嘎吱之声,似乎下一刻轮胎就要被它们咬得爆裂开来。

这他妈还是狼么,这简直比黄鼠狼还要精明!看着那三条野狼的动作,林白顿时便明白了他们的打算,这几条野狼显然是看出了他们的计划,想要把轮胎咬破,让车子停在这里,然后将他们困到疲乏之后,再发动攻击,饱餐一顿美食。

还没等林白有所行动,从夜色中却是又走出一条野狼,不过这条狼和其他的野狼截然不同,毛色如雪般洁白,双眼更是通红一片,颜色通亮就像是血液般,而且看着这双眼眸,林白感觉自己就像是对上了一个足智多谋而又穷凶极恶的罪犯。

其他野狼在看到这匹白狼后,低低嘶吼,头颅也是低垂,仿佛是在向它表示敬意。尤其是在白狼走过他们周围时,更是侧翻躺倒在地,将肚腹亮出,做示弱之举。很显然它便是这狼群的头狼,而且恐怕还是这片高原的狼王!

不过这白狼却是到达之后,却是没有像林白想的那暄那样直接扑来,而是远远的蹲踞相望,良久之后,从它喉咙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

随着这吼声,原本对林白有些畏惧的那些野狼翻身立起,背毛竖起,鼻梁抽搐,雪白獠牙亮出,喉头间发出阵阵咆哮声,然后一溜儿xiǎo跑便朝着林白扑来!

看着眼前的情景,林白心中很清楚,这恐怕是那匹白狼王在确认自己究竟是有怎样的战力。这白狼王难不成是成精了,怎么会有如此高的智慧?!

虽然心中犹疑,但林白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眉头微皱,右手握紧了手中开山刀,左手捏成印诀,口中沉声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真言,加持手刀,煞气成劫!”

此法乃是河图洛书之中记载的一种攻伐术法,取得便是九字真言中的杀伐气机,而后以术法催动刀身的杀伐煞气,增强自身的杀伤力,刀下亡魂越多,这把刀的威力便会越强劲!在古代之时,曾有不少征战杀伐四方的大将就以此法为自己祭炼兵器。

这个法子虽然神异,但却有伤天和,会加重自身的天道反噬,是以林白平常根本不曾使用,但此时情势危急,林白却也是顾不得那么多,只求为诸人多争取些时间,好摆脱狼群。

话音落下,场内气息陡然变换,一阵阴风平地而起,卷起阵阵雪粒,而后顺着林白的身躯朝他右手握着的那把开山刀便汇聚而去。瞬息之后,那把开山刀已变得朦胧一片,周身仿佛是被一层鲜红色的气息笼罩了般,朝外不停的喷洒着煞气!

看着林白此时的模样,那蹲踞而坐的白狼王眼中露出一抹思索之色,似乎是在思索林白究竟是使了什么法子,才会从他身上散发出如类似同类般的狂暴血煞的气息。

眼瞅着逼近自己的三条饿狼,林白朝后撤了一步,双眼中厉芒陡然迸发,双手平他在训练中足够卖力举开山刀在身前,而后刀身一转,一团红色煞气朝着离他距离最近的饿狼便扑了过去。

就在那团红色煞气靠近饿狼之时,从这匹饿狼心底深处没来由的生出一种畏惧之感,仿佛他身前站着的已经不是有血有肉的林白,而是一尊从地狱深处爬出的洪荒巨兽,身上满是血腥气机,而且从内到外更是散发出浓烈的煞气,这不禁让它有些疑惑。

就是现在!林白怒吼出声,猛地朝前踏出脚步,右手持着的开山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锋利的刀刃如匕首般顺着那饿狼的双眼便插了进去。

噗嗤一声,那匹沉浸在恐惧之中的饿狼只觉得眼前一黑,而后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便朝心底袭去,还没等它反应过来,林白却是已经拔刀,而后顺着它的喉咙便插了进去,明晃晃的的刀刃顺着这匹饿狼的后脑勺露了出来,鲜血脑浆撒了一地!

又斩一狼,刀身的血腥煞气也变得愈发浓厚,而就在此时,另外两头野狼已是到了林白身边一左一右,朝着林白双腿扑了过去,血盆大口张开,獠牙森然,似乎要将林白双腿咬断。

就在这危机瞬间,林白右手慨然拔刀,然后接着拔刀产生的惯性,身子猛然一扭,转出个圆圈,左脚如一只满弦的弩弓般,朝着左侧那匹野狼便踹了下去!要知道林白早年游历奇门江湖之时,可是跟着不少大师修习过华夏古武。

这侧踹之时,不自觉的便使出了十二路谭腿的本事。俗话説南拳北腿,北腿指代的便是七十二路谭腿!谭腿腿法多变,是以有七十二路之称,而且大开大合,霸气十足,修炼到高深境界更是可以开碑裂石,虽然林白还没到那境界,但是对付一匹野狼还是绰绰有余。

这一脚踢出,直接揣在那野狼的脑袋上,那野狼呜咽嗷呜叫了一声,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双耳间更是不停发出嗡然之声,蜷着肚子便坠落在地,哪里还能直立起来。

虽然左边的危机解决,但右边那匹野狼的攻击也是紧跟而至,看着已经跃起至自己大腿根处的那批野狼,林白心如急焚。要是让这畜牲一口下去,自己大腿根处的xiǎo林白恐怕就要遭殃,等到那个时候,自己家中的几房美娇娘可就是正儿八经的要守空房了!

心中略作犹豫,林白没有任何犹豫,双眼微眯,右手持着的开山刀贴着大腿便朝下划去,虽然他万分xiǎo心,但大腿处还是传来微微的麻痛感,显然是刀锋划破裤子,割伤了大腿。

“想咬我的xiǎo弟弟,我就割了你的!”林白惊惧之下,一声怒吼,也顾不得大腿处传来的钻心疼痛,手腕微微抬起,生生把开山刀当成了开膛破肚的匕首,朝狼腹捅去!

口中又是一声怒吼,林白居然生生持着刀柄,将那匹野狼举了起来,双手使劲朝下一划!哗啦一声,那匹在半空中不断挣扎的野狼,从胸腹到双腿之间居然生生被林白划了个通透。

开膛破肚的狼身,鲜血和脏腑稀里哗啦喷洒了一地,而林白整个人更是被这些鲜血给沾染的如血人一般,身上原本穿着的白色衬衣此时完全成了鲜红色。

以岭药业芪苈强心胶囊功效
福州龟头炎治疗费用
南京男性功能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