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亚冠

天庭小狱卒第五百零六章上古遗存易容符二更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点击:[0]人次

天庭小狱卒 第五百零六章 上古遗存易容符(二更)

据说孙悟空会七十二变,而猪八戒只会三十六变,但是对于刘浪来说,别说是三十六变了,就算是十八变,在凡间也足够逆天了。所以,他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猪八戒那三十六变的主意,万一猪八戒心情好,能传授给自己,那自己还不得起飞啊。

“猪大人,您到底是怎么变得这么帅的,能不能教教我?”稍一思考,刘浪便找到了切入点,在他看来,猪八戒能成为小鲜肉,肯定是三十六变的功劳。

猪八戒放下酒杯,打量了一下刘浪,“你长的还凑合啊,用不着变得更帅吧?”

“谁会嫌自己帅啊,在这个靠颜值吃饭的时代,当然是越帅越好了。”刘浪嘿嘿一笑,满嘴跑火车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猪八戒点点头,道:“看在你对我这么照顾,又是好酒又是好菜的面上,我就教给你这变帅之法。”

“真的?”刘浪本以为会费一番唇舌,没想到猪八戒答应得这么爽快。

“当然是真的。”猪八戒意念一动,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黄色的符咒,“这叫易容符,乃是上古遗存之物,现在没人会炼制了,我也是偶然之间才得到两枚,只要将易容符放在身上就可以变成任何你想变的样子,不单是面容,连体型和装扮都可以变幻。”

“呃”

刘浪顿时尴尬了,犹豫了一下道:“猪大人,您现在的模样不是用三十六变变出来的?”

“三十六变?”猪八戒摇摇头,“虽然也可就是一场前16的保级大战以达到同样的效果,但那是法术,需要消耗元力的,得不偿失。”

“那您教给三十六呗,我最不怕消耗元力了。”刘浪厚着脸皮说道。有句话说得好,脸皮薄吃不着,脸皮厚吃个够,为了学习法术,也不用有什么不好意思了。

然而,猪八戒却哈哈大笑起来,“你要学三十六变?你知道三十六变是什么吗?”

“不就是变幻之法吗?不但可以变成别人,还可以变成一个桌子,或者一座大山之类的。”刘浪按照自己的理解回答道。

猪八戒听后摇摇头,“你说的这些只是三十六变中最旁枝末节的一个小分支,如果三十六变只有这点功能,我当年怎么可能凭借他成为天蓬元帅,统领天河十万大军。”

“也对啊!”刘浪一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不禁问道:“猪大人,那您给我讲讲,三十六变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说起来可就复杂了。”猪八戒端起酒杯,干下一杯啤酒之后,说道:“所谓三十六变,全称其实是天罡三十六变。乃是菩提祖师所创,这三十六变分别为,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回占据其总员工数的6%天返日、呼风唤雨、振山撼地、驾雾腾云、划江成陆、纵地金光、、翻江搅海、指地成钢、五行大遁、六甲奇门、逆知未来、鞭山移石、起死回生、飞天托迹、九息服气、导出元阳、降龙伏虎、补天浴日、推山天海、指石成金、正立无影、胎化易形、大小如意、花开顷刻、游神御气、隔垣洞见、回风返火、掌握五雷、潜渊缩地、飞沙走石、挟山超海、撒豆成兵、钉头七箭!”

“我靠,猪大人,你记性真好。”刘浪扳着手指头数着,正好是三十六个四字成语,他不由得朝猪八戒竖起了大拇指。

“废话,我都练了快十万年了。能记不住吗?”猪八戒无语道。

“间结算的成本和费率如何确定十万年?您这么大岁数了?”刘浪惊讶道。西天取经那是唐朝的事,到现在不过一千多年,刘浪本以为猪八戒也就几千岁呢!

“当然了,要不然我能有金仙的修为?”猪八戒反问道。

刘浪一算,好像是这个道理,之前敖巡说过,他和姬长生妖殇这种天才,都是十万岁才到天尊,也就是说,十万岁的金仙实际上是很普遍的。

“您继续说三十六变。”刘浪赶紧转移话题道。

“三十六变其实是一门包络万象的至高术法,绝非是普通的形态变幻,而且修炼难度极大,没有仙位修为很难领悟,我修炼三十六变近十万年,也不敢说将哪一变修炼到圆满的程度,你觉得你一个凡人能练得了?”猪八戒耐心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刘浪顿时失望了。

“你现在努力提高修为才是正道,术法那是超越了武技的存在,不是你这个阶段可以涉足的。”猪八戒告诫刘浪道。

“谢猪大人指点。”刘浪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要不,您把那易容符给我吧,我还是想变帅一点。”

三十六变学不了,易容符成了刘浪的首要目标。

“这个倒无所谓,反正我已经有一个了,这个就给你吧!”猪八戒十分大方的将易容符扔给了刘浪,同时提醒道:“易容符说到底其实就是一个幻术,通过符咒上的幻阵起作用,我用的这个是地阶易容符,只有天尊才能看破,给你这个是黄阶易容符,只要有大仙或者大仙以上的修为,就可以一眼看穿你的真实面目,所以,切记别用他去忽悠太高修为的人,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大仙才能看透?那也不错了,我也就是在凡间用用。怎么可能去忽悠神仙。”刘浪讪讪地笑道。如果猪八戒不提醒,他还真想变成一个神仙的模样,去忽悠另外的神仙。

“另外,就是你这个黄阶易容符年代太久远了,所以,用的时候自己注意着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失效了。”不过没等刘浪高兴半分钟,猪八戒就咳嗽了一声再次提醒道。

“呃”刘浪的脸顿时黑了,怪不得猪八戒这么大方呢,敢情是一个残次品,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刘浪还是将易容符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陪猪八戒吃完饭之后,刘浪又给猪八戒培训了一下各种家用电器的使用方法,这才退出仙狱。三个小时以后,他坐上了通往屏兴港的火车。

第二天中午,火车顺利到达目的地。

刘浪早已让鲸鲨在屏兴港等候,趁着无人注意,刘浪跳入大海,骑着鲸鲨,轻车熟路地来到了大姐大藏身的荒岛。

然而,一上岛,刘浪的脸色便严峻起来,因为他发现,岛上竟斑斑点点布满了血迹

缓慢性心律失常
云浮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兰州治疗男科哪家好